树人艺术高中微信公众号

“新概念”半壁江山,花落树人!

  • 发布人:重庆八中
  • 撰稿:
  • 摄影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16

“新思维”“新表达”“真体验”——作为一项享誉已久的全国性作文大赛,新概念作文大赛之中,走出许许多多的明星作家。不管是韩寒、郭敬明,还是七堇年、张悦然,都从中获得了宝贵的参赛写作经历。

第二十一届“中版国教”杯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决赛于2019年1月25日在上海举行,一批学子脱颖而出,获得外界对其写作能力的认可。在七万份初稿中,两百四十余人晋级决赛,最终获得国家一等奖的只有64人,重庆市仅2人,其中一位是我校高2020级王欣颖。

高2020级树人文学社副社长曾婷苇对获奖同学王欣颖进行了一次“深入灵魂”的交流,希望王同学能为大家带来一些关于写作的启发。

曾:当台上在宣读领奖名单的时候,你的感受是怎样的?

王: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抱获奖希望,在进入颁奖典礼会场前还和朋友开玩笑说“我丢个脸就回来了”,但是当听到宣布获奖名单时还是有期待和紧张。可以说是预料之外的惊喜吧。

曾:是因为觉得自己考试的时候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吗?

王:有一部分原因吧。比赛的题目有两个,而我在比赛过程中挺大胆的,在时间过半的情况下放弃了几乎打好的草稿,写了另一个题目。因此时间就过于紧迫,所以对最后的成品没有太多的信心。

曾:为什么会在时间并不充裕的情况下选择换题目呢?是由于对前一个题目没有信心了吗?

王:我的第一想法是为了获奖,于是试图寻找一个奇特的角度写作。但故事内容编造痕迹太重,我也没有亲身经历过那样的事件,所以我决定以手写我心,把真实的想法和感受写出来。也或许是因为真实感,才让我写作完毕后觉得释然。

曾:虚构文学也是文学中重要的一部分,你很在意自己书写的真实,那么在你看来,怎样处理虚构和真实之间的界限呢?

王: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“艺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”,这句话早已被阐释过许多次。虚构与真实并不是相互排斥的,如果只是平淡无奇地描写日常生活,那算不上文学,而是日记。我理解的真实,是情感与感受的真实。确切的在生活中感受到的,或者幻想过的,那都是真实的东西。不管通过哪种形式,怎样的情节和语言,只要传达出来的感情是真实所想,并且成功传达给读者,那就是真实的故事了。

曾:在新概念作文大赛当中得奖以后,是否会选择走文学这条路?对未来的想法有没有变得明朗一些?

王:我从小就有个梦想,想成为一名文字工作者,特别是编剧。所以这次比赛给了我一个平台,结交了一群同样热爱写作,热爱文学的伙伴。我会朝着梦想的方向继续努力,希望有朝一日回顾过去,我能自豪地描述自己,不曾停笔。

曾:你认为你在本次比赛中展现的优秀的文学能力是如何培养的?更多地来自以前的阅读和积淀,还是自己本身的想法和灵光一现呢?

王:两者都有。我喜欢看书,五花八门的书都看,我没有刻意去学写作的技巧和构思方法,看得多了,潜移默化里就受到了影响。而触发我写作欲望的点是偶尔冒出来的奇思妙想,所以两者都挺重要。

曾:在这次旅途中还有什么其他的体会吗?上海这座城市有没有给你一些耳目一新的体验?

王:上海的生煎包和章鱼小丸子还是挺好吃的,哈哈。来到不同的城市和遇到不同的人的感觉是相似的,我和上海没有太熟,如果要描述他,大概是一位身着长衫的男子,在霓虹闪烁的尽头回头,在现代的光影下回望过往的楼阁。

曾:用拟人的方式来表达对城市的感觉挺有趣的。其实这几年各种各样的拟人也是层出不穷。对时下流行的各种文风文体,比如“拟人”、“同人文”、“知乎题”、论坛体等,你的想法是怎样的?

王:哈哈,我自己偶尔也会看。我认为各有千秋,内容也都挺新颖有趣,不同的文风文体能够吸引更多的读者,然后更好传达自己的想法。但我会更倾向于回归到传统的写作,就如同找回初心。

曾:据我所知你也经常在一些app和网站上发表自己写的文章,看得出来你蛮喜欢文字的。一直以来是什么让你能一直对写作怀着这样的热情?

王:写作对我来说有多重意义,它是我情绪表达和宣泄的方式,也是我记录生活的方法。为什么会一直写作,那就得感谢我丰富多彩的生活,有美好和失落,也有偶尔的心动欣喜。生活很美妙,身边的人很珍贵,这就是写作的热情。

曾:其实当下许多人的写作都有着现实中特有的目的,不管是应试作文还是参赛作文,其本质都是功利的。你觉得功利性的写作和你所喜爱的写作有什么区别?这种区别又有着怎样的体现?

王:其实我自己也在其中徘徊过,毕竟人人都想拥有更美好的未来,功利性的写作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当然,如果是真心热爱写作,并且因此获得意外收获,那就另当别论。我想两者最大差别就在于心态与格局,如果是为获奖而写作,那就会惶惶不安和焦虑,但如果是为了热爱而写作,那便是坦然与轻松的。

曾:那我们应当如何纾解由功利写作带来的焦虑呢?有没有应对功利性写作的“独家秘笈”?

王:转发锦鲤,随遇而安。

曾:嗯?!

王:开个玩笑,不过认清自己的写作方向很重要。面对功利性写作,都有固定的套路,但重点就在于打破套路。就像我在赛场上的第一想法,善于去寻找别人想不到的角度。

曾:写作的功能是很多样的。你对自己未来的写作在实用性和社会意义上会有期待吗?

王: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,我一直很想写社会题材的作品,但由于经验不足,很少让自己满意。我想成为一个能够给予人力量,发现问题并揭示现实的作家。给读者虚构一个美好浪漫的世界固然很好,可我更想成为阿米尔汗导演那样的人,通过自己的方式传达对社会的看法和期待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 [关闭]
图片